墨。

九州一色.

我在镭射灯光下失了魂魄,度数最低的酒把我灌的烂醉,疯狂的怀恋连带着软弱一并烫进胃里。


放肆后的夜是最冷的,我飘在空中,默默看凝结的空气将我的躯体从头到脚冰封,再碾成碎末。


冷白灯泡也不言语,只静静注视。